第44页:文化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专题

  • 第08页
    专题

  • 第09页
    专题

  • 第10页
    专题

  • 第11页
    专题

  • 第12页
    专题

  • 第13页
    专题

  • 第14页
    专题

  • 第15页
    专题

  • 第16页
    热点

  • 第17页
    热点

  • 第18页
    热点

  • 第19页
    热点

  • 第20页
    热点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养生

  • 第29页
    养生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文化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交流

  • 第47页
    交流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服务

  • 第51页
    服务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8年10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国名家的中秋往事
刘永加
 

普通人过中秋,无非是亲友小聚、赏月畅饮。民国文人则擅用笔墨,将关乎佳节的种种感悟镌刻在记忆深处,透过温馨细腻的文字,为读者炮制出一场色香味俱全的文化盛宴。

鲁迅:“纸上中秋”人情冷暖

鲁迅先生对中秋是情有独钟的,从1912年至1936年间的日记中,每年都有关于中秋的记述。

1912年中秋,鲁迅正独自客居北京,他在日记中写道:“阴历中秋也……见圆月寒光皎然,如故乡焉,未知吾家仍以月饼祀之不。”浓浓的怀乡思亲之情跃然纸上。

不能与家人共享天伦,鲁迅只好与朋友欢聚。1917年中秋,鲁迅在京城绍兴会馆与友人相聚,当天的日记写道:“烹鹜沽酒作夕餐,玄同饭后去。月色极佳……”

1931年中秋,鲁迅携夫人在中秋之夜走亲访友,兴致盎然,在日记中欣然写下:“旧历中秋也,月色甚佳,遂同广平访蕴如及三弟,谈至十一时方归……”

1934年中秋,鲁迅发表在《中华日报•动向》上的《中秋二愿》披露了自己的两个心愿:一、从此不再胡乱和别人攀亲;二、从此眼光离开脐下三寸。这是对当时文坛用“性”做“卖点”的恶俗导向的严厉鞭挞。

1936年中秋,鲁迅的病情加重。他抱病校对完《海上述林》的书稿后,又写信、撰文,还接待了不少来客。这也是鲁迅人生中度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同年10月他便溘然长逝。

丰子恺:撰文调侃梦中奇遇

1947年9月18日,上海的《自由谈》杂志第10卷第4期、第5期合刊刊出了“关于上海特辑”,黎烈文、赵景深、许钦文、魏金枝、丰子恺等十余位知名作家为之撰文。

与其他作者大都具体描绘过去和当时上海的方方面面、形形色色不同,现代著名作家、画家丰子恺专为“特辑”写了一篇《上海中秋之夜》,只有三百余字,写的是他“有一年”在上海过中秋时所做的一个奇特的“梦”。“梦”中的丰子恺“戴着一副眼镜”,见到上海“各种各样的人各自过着各种各样的生活”。此文短小别致,看似随手拈来,其实意味深长,全文如下:

记得有一年,我在上海过中秋。晚饭后,皓月当空。我同几个朋友到马路上去散步,看见了上海中秋之夜的形形色色,然后回家。我将就睡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推门进来。他送我一副眼镜,就出去了。我戴上这副眼镜,一看,就像照着一种X光,眼前一切窗门板壁,都变成透明,同玻璃一样,邻家的人的情状我都看见了。我高兴得很,就戴了这副眼镜,再到马路上去跑。这回所见,与前大异;一切墙壁,地板,都没有了;但见各种各样的人各自过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可惊,可叹,可怜,可恨,可耻,可鄙……也有可歌,可羡,可敬的。我跑遍了上海的马路,所见太多,兴奋之极,倒在马路旁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却是身在床中。原来是做一个梦。

三十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作

徐志摩:西湖巧遇“康大圣人”

1923年9月25日中秋节当晚,徐志摩与堂弟等人一同去西湖游玩。起初,月亮若隐若现,“到九点模样,她到底从云阵里奋战了出来,满身挂着胜利的霞彩,我在楼窗上靠出去望见湖光渐渐的由黑转青,青中透白,东南角上已经开朗,喜得我大叫起来。我的欢喜不仅为是月出;最使我痛快的,是在于这失望中的满意。满天的乌云,我原来已经抵拼拿雨来换月,拿抑塞来换光明,我抵拼喝他一个醉,回头到梦里去访中秋,寻团圆——梦里是甚么都有的。”

徐志摩等人站在白堤上看月望湖,“月有三大圈的彩晕,大概这就算是月华的了。”虽然月亮不久就被乌云吞没,但他们依然雇了一条船,一直向湖心进发。在三潭印月上岸买栗子和莲子吃,坐在九曲桥上谈天,“讲起湖上的对联,骂了康圣人一顿。后来走过去在桥上发现有三个人坐着谈话,几上放有茶碗。我正想对仲坚说他们倒有意思,那位老翁涩重的语音听来很熟,定睛看时,原来他就是康大圣人!”

周作人:难忘故乡中秋祀月

著名作家周作人对家乡绍兴的祀月风俗记忆深刻。他在《儿童杂事诗》中刊登的一首诗作《中秋》写道:“红烛高香供月华,如盘月饼配南瓜。虽然惯吃红绫饼,却爱神前素夹沙。”生动描述了江浙一带欢庆中秋的民风民俗。

他在诗后自注:“中秋夜祀月以素月饼,大者径尺许,与木盘等大。红绫饼也是一种精美的点心。”这种素月饼四两起步,最大的有十斤重,配上水果四色和南瓜、西瓜、北瓜(西葫芦)放在供桌上,旁边烧着一对小至一两、大至一斤的红烛,小孩们挨个磕头,直到烛残月西而罢。祭祀完毕,一家人切月饼为若干块,分饷男女大小,仆工佣妇也有份。这就是绍兴中秋祀月的风俗。

周作人还在《药堂语录•中秋的月亮》中说:“普通称月曰‘月亮婆婆’,中秋供素月饼及老南瓜,又凉水一碗。妇孺拜毕,以指蘸水涂目,祝曰‘眼目清凉’。”在周作人看来,“中秋的意义,吃月饼之重要殆过于看月亮,而还账又过于吃月饼”,为此他也不禁自嘲:“其实我也是一个俗人呀。”

摘编自《羊城晚报》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