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故事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时政

  • 第09页
    专题

  • 第10页
    专题

  • 第11页
    专题

  • 第12页
    专题

  • 第13页
    专题

  • 第14页
    专题

  • 第15页
    专题

  • 第16页
    热点

  • 第17页
    热点

  • 第18页
    热点

  • 第19页
    热点

  • 第20页
    热点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故事

  • 第29页
    故事

  • 第30页
    故事

  • 第31页
    故事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养生

  • 第41页
    养生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文化

  • 第47页
    文化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交流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2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贮贝器:古滇国的无声史书
 
云南省博物馆展出的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

不久前,央视综艺频道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第二季迎来云南省博物馆的精彩亮相。在云南省博物馆的20万余件馆藏文物中,国宝级文物(即一级文物)有900余件,此次入选节目的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便是“国宝”之一。它因何入选?又有什么鲜为人知的故事?

会讲故事的“国宝”

得知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入选《国家宝藏》时,很多人忍不住问:同为青铜文物,为何不选名气更大的“牛虎铜案”?

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对此回应称:“参加节目的三件‘国宝’都是从云南省近千件‘国宝’中选出来的,它们不一定最珍贵,但却是最有特色最能讲故事的。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元素,贝是财富的象征、牛是生产力的象征、虎是力量的象征、骑士是孔武有力的象征。”

据马文斗介绍,古滇国青铜器具有浓郁的地域特点,特别是贮贝器。因其他地区从未发现过,自其被发现以来,便受到国内外学界广泛关注,被称为滇青铜文明中最具代表性的文物。

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是古滇国(西汉早期)时期的器物,出土于晋宁石寨山10号墓,是典型的束腰圆筒形贮贝器。器腰两侧,各装饰一个虎形耳,虎作向上攀爬状,无论是虎的外形动作还是细节刻画都极其逼真,宛如两只真虎附着在器身两侧。器物盖上,四只体格健硕的牛逆时针围绕中心作奔跑状。中心是一个圆柱柄托盘,托盘上有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战马昂首挺立,目光锐利炯视前方,马尾挥洒上扬。马背上的骑士通体鎏金,腰部挂有一柄佩剑,身着华丽夺目的服饰。从服饰和佩剑的精美程度不难判断出,墓主人手握大权,而体格健硕的牛围绕一个显赫之人,则说明墓主人生前地位非常人所及,很有可能是古滇国的一名皇族成员。

探寻海贝“迁徙”之谜

既然是贮贝器,那器中的海贝从何而来?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解释,古滇国大墓中常发现海贝,这些海贝大多贮存在特制的桶型或鼓型贮贝器中,也有的用竹木制作的容器装盛,只是出土时盛海贝的容器朽毁了。

据不完全统计,江川李家山第一次发掘出土了300多千克海贝;晋宁石寨山前四次发掘出土了数万枚海贝,第五次发掘出土的海贝重达24千克。蒋志龙说,古滇国大墓中发现的海贝一般长2.4厘米,宽1.8厘米,厚1.7厘米,中间均有带齿的“沟槽”,背部有二道黄斑纹。据悉,这是产自印度洋和太平洋热带地区深海海洋的“环纹货贝”,但学界对此尚无定论。

产自海洋的海贝如何来到地处内陆高原的云南?目前还没有准确的说法。蒋志龙推测可能存在两条路线,一条经印度、缅甸进入我国境内,穿过滇西地区到达滇池流域。1997年8月,蒋志龙在泰国北部的素可泰访问时,在一家古玩店发现了环纹货贝,一打听得知来自印度洋。另一条则可能是经北部湾—红河—元江的路线抵达古滇国境内。

蒋志龙研究发现,海贝在古滇国出现的时间约为战国中期,起初数量不多。呈贡天子庙的两件贮贝器中仅有1500余枚,还有一件贮贝器中则根本没有。进入西汉中晚期,随着古滇国社会发展,海贝的数量锐减。“由此看来,海贝在古滇国的存在时间是相对集中的,贮贝器和海贝在古滇国的出现时间也是一致的。”蒋志龙说。

谁是贮贝器的主人

四牛鎏金骑士铜贮贝器作为古滇国各类贮贝器之一,其用途仅仅是寻常的“贮钱罐”吗?

学者李伟卿认为:“贮贝器的兴盛衰落,和滇王的政治命运紧密相连。就其在墓中常与铜鼓并存来说,贮贝器明显具有‘重器’的性质。”日本学者梶山胜则在其写的《贮贝器考》中提出:“贮贝器不仅是贮藏货贝的容器,而且也是象征权威的器皿。统治集团或某个统治者,要利用贮贝器盖上所表现的特定场面,或器身上铸出的某些图像,来显示自己的地位。这样贮贝器开始具有贮藏货币和象征权威的双重意义。”

蒋志龙说,目前发现的古滇国近千座墓葬中,小型墓葬内既没有海贝也没有贮贝器,甚至一些中型墓葬的墓主也未曾拥有这些物品。“如果海贝是石寨山文化居民的货币,那就应该在他们的中小墓葬中有所反映,绝不会仅仅只有大墓中才有此物。既然在中小墓葬中难觅海贝踪影,可见其不是石寨山文化居民所拥有的‘钱币’。而是被古滇国少数特权阶层所控制,是权力、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如果海贝是古滇国的流通货币,贮贝器是“贮钱罐”,那么,根本没必要对其精雕细琢,更不会将其和铜鼓这类“重器”摆放在一起。“正因为不同,我们才会在贮贝器盖上看到内容复杂的涉及生产、战争、祈福等活动的场面。这些场面生动形象,对人物和环境刻画细致入微,有的折射出浓浓的生活气息,也有的表现着血淋淋的杀戮事件。这就像一本无字史书,记录着古老的云南曾经发生过的悲壮历史。”蒋志龙认为,这些古滇国贮贝器上呈现的场景,均如实记录了墓主人生前曾拥有的权力、财富和地位。

本刊记者 谭江华/文 郝亚鑫/摄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