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页:热点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热点

  • 第09页
    热点

  • 第10页
    热点

  • 第11页
    热点

  • 第12页
    热点

  • 第13页
    专题

  • 第14页
    专题

  • 第15页
    专题

  • 第16页
    专题

  • 第17页
    专题

  • 第18页
    专题

  • 第19页
    专题

  • 第20页
    专题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故事

  • 第29页
    养生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文化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文化

  • 第47页
    交流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交流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3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年学霸不肯毕业为哪般
 
云南老年大学开设的计算机课

时值老年大学春季开学,有关老年“学霸”不肯毕业的新闻又时常见诸报端,一边是为了实现人生理想的老年“学霸”,另一边却是有限的教育资源,给办学机构带来诸多困扰。老年“学霸”为何不肯毕业?如何破解困扰?

15年的老年“学霸”生涯

在昆明老年大学的朋友圈里,老年“学霸”的故事是老年人热议的话题之一,今年74岁的田大妈就是大家眼中的老年“学霸”。

2002年,55岁的田大妈从单位退休后,被原单位返聘又工作了两年。之后她认为,退休后要有自己的生活与追求,于是来到昆明老年大学学习,这一学就是15年。

家住昆明市北市区的田大妈每周二、周四都会乘坐公交车赶往南市区上课,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单程就需要一个多小时,她却风雨无阻地坚持了15年。用田大妈自己的话说,她算得上是老年大学的铁杆粉丝,她上学时老年大学的地址设在昆明市工人文化宫,后来又经历了几次搬迁,但她从未放弃过学习。

“我是学校的老学员,以前不像现在这样难报名,一个班结束了就转到另一个班学。”田大妈告诉记者,她报了山水花鸟画、书法两门课程,如今已学完初级班、中级班,现在正上着专修班。“每个班要学三四年,每年34节课。老师教得好,机会难得,所以大家一般都能坚持。”田大妈说,除了生病或有事会请假,她几乎从未缺课。

类似田大妈这样的老年“学霸”在全国各地并不少见。据《人民日报》报道,在黑龙江省哈尔滨老年人大学里,有个平均年龄78岁的班级——健康长寿实践研究会,像这样的研究会,该校目前共有8个,有几百位学员的“课龄”至少都已十年,他们也被称作老年人大学的“研究生”;而在湖北省武汉老年大学则有位97岁的彭奶奶,已上学32年,至今仍不肯毕业。

“学霸”们为何迟迟不肯毕业

老年“学霸”不肯毕业究竟为哪般?田大妈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能坚持15年,除了老师教得好,就是舍不得在此认识的十多位同学。“现在大家相处得像兄弟姊妹一样,每次上学就像是聚会,如果哪天没去,总感觉缺少点什么。”田大妈说,15年来,她换了很多个班级,结识的朋友越来越多,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

云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的刘江岩博士认为,老年“学霸”不肯毕业是由老年人精神世界的内在追求、现实生活的客观情况、老年大学的现状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里仅就三个主要因素来分析一下:

首先,从退休后的生活意义看。一方面,老年人退休后,原有尚未实现的理想抱负还未放下,退休生活中新的希望和追求又产生了,新旧交叠使其精神世界更复杂了;另一方面,工作上“退下来”、地位上“降下来”的老年人希望继续实现自身价值,以获得社会及家人的认同。

其次,从退休后老年人的情感世界看。一方面,退休后,很多人的生活变得简单枯燥,只有结合自身条件去培养相关情趣,寻找生活乐趣。另一方面,由于多数子女几乎都忙于自身事务,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陪伴老人。缺乏沟通交流对象,使得老人情感上孤寂。参与一些社会活动,不仅可以培养生活情趣,获得社会认同感,还能在同龄人之间进行情感沟通交流,提升自身的幸福感。

再者,从社会养老的需求供给关系看。老年人口的急剧增长,给养老事业带来了巨大压力,目前存在包括老年大学在内的养老事业发展相对滞后、养老供给不足等问题。这是步入老龄社会的我们要认真思考和慎重解决的重要问题。

如何破解“只进不出”现象

一边是为了实现人生理想不肯毕业的老年“学霸”,另一边却是有限的老年大学容量,这是很多老年大学面临的难题。云南老年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6月,该校在报名端口开放当天,报名最热门和最火爆的班级分别在15秒和21秒时被报满,而其他专业的班级也几乎都在5分钟内结束。“以前没有网络报名,不少老年人托关系、排长队就希望获得一个学习机会。”据云南老年大学相关负责人介绍,为让更多的老年人获得学习机会,近年来,该校规定,每个学员每次只能报3个专业。

“老年人参与一些感兴趣的、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是人的一种内在需求,这应该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和关注。”刘江岩认为,破解老年大学“只进不出”现象需要多方面努力,而提供更好的基本养老环境和更多样化的养老方式是要重点考虑的方面。此外,高龄老人应力所能及地选择合适的学习项目,社区也可以挖掘一些老年教育资源,以方便老人就近入学。

如何破解老年大学的“只进不出”现象,全国各地也在积极探索。从2019年起,北京东城老年大学规定,毕业的学员不能反复重学;北京市海淀老龄大学则针对没能报上名的老人录制了教学视频,更大限度满足老年人的学习需求;还有些地方为方便老人就近上学,在街道和社区开办老年学校,或建立私立性质的老年大学。

本刊记者 高佛雁/文 邹 鹏/图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