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故事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热点

  • 第09页
    热点

  • 第10页
    热点

  • 第11页
    热点

  • 第12页
    热点

  • 第13页
    专题

  • 第14页
    专题

  • 第15页
    专题

  • 第16页
    专题

  • 第17页
    专题

  • 第18页
    专题

  • 第19页
    专题

  • 第20页
    故事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养生

  • 第29页
    养生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文化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文化

  • 第47页
    文化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交流

  • 第52页
    交流

  • 第53页
    交流

  • 第54页
    交流

  • 第55页
    交流

  • 第56页
    交流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5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血泪“人字桥”书写悲壮传奇
 

1910年建成通车的滇越铁路是云南省第一条铁路,也是云南留给世界的重要工业文明遗存。曾有西方媒体将滇越铁路称为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相媲美的世界第三大工程,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工程建设之艰巨。滇越铁路在云南境内的400多公里路段,几乎全线蜿蜒穿行于崇山峻岭间,桥隧相连、峰高路险。在位于红河州屏边县和平乡五家寨的四岔河大峡谷上,一座“人”字形肋式三铰拱钢梁桥飞架于峭壁之间,得名“人字桥”,创造了滇越铁路工程的奇迹。2006年,五家寨铁路桥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凌空架桥遭遇难题

在云南铁路博物馆里,收藏着一本名为《云南铁路》的书。该书收录了滇越铁路修建过程中的一些图片资料,其中就有一张当年由法国人精心绘制的滇越铁路全线最为完整细致的地图。从地图上看,越过屏边段的倮姑站后,滇越铁路形成了一个“几”字形。据博物馆讲解员介绍,在修建到“几”字顶端时,工程突然停了下来。

什么原因致使如此浩大的工程陷入停滞?“该路段因南北两端地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为了符合铁路坡度不超过千分之三十的修筑要求,原本应该直行的路线受落差影响拐了个弯,而拐弯处就位于四岔河上方。”云南铁路博物馆馆长李志明说,四岔河水流湍急、地势险恶,滇越铁路修筑至此,遇到了一个世界级技术难题:必须在跨度约67米的两山峭壁之间、距离谷底100米处架设一座铁路桥,以连接两端隧道,帮助火车顺利跨越深谷。

“如何凌空架设一座桥梁?这在世界铁路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难题。”深入研究滇越铁路历史的云南学者李晓说,这一难题让当时参与铁路建设的各国桥梁工程技术专家们煞费苦心仍不得要领,于是工程便停滞不前。

几经波折偶得灵感

为了让滇越铁路全线贯通,凌空架桥势在必行。经过实地勘测后,滇越铁路法国公司开始在法国境内征集桥梁设计方案。供职于法国巴底纽勒工程建筑公司的桥梁设计师保罗•波登也参加了此次竞标。他在法国小有名气,代表作威敖铁路大桥入选了“法国历史遗产名录”。

初期征集到的20余份设计方案均不甚理想。复杂险峻的地形和超越现实技术的工艺要求,让前来竞标的设计师纷纷折戟,这其中也包括保罗•波登的设计方案。但保罗•波登并未放弃,他带领设计团队查阅资料、反复论证,提出各种构想后又一次次否决。巴黎的炎夏令保罗•波登情绪躁动,接连几个星期,桥梁设计的新方案毫无进展。

一天,保罗•波登又画了几张草图,始终不太满意。苦无良策之际,随意丢在图纸上的两支铅笔让他眼前一亮。这两支铅笔交叠在一起,恰好落在图纸上的峡谷地形位置,这个不经意的发现瞬间激发了保罗•波登的灵感,他马上按这个奇妙的组合画出一张设计草图。经过缜密论证,保罗•波登将这一“人”字形构架的桥梁设计方案图纸递交滇越铁路法国公司,最终在8个备选方案中脱颖而出。

保罗•波登凭借超乎寻常的创意,在万里之外的深山峡谷中搭建起堪称奇迹的桥梁工程。这个大胆的设计不仅符合技术、经济方面的要求,也以独特的美学价值赢得各方赞许,令保罗•波登的名字连同“人字桥”一起名传后世。

万名劳工魂驻深山

方案中标后,工程即刻动工。为了适应艰难的运输条件,工程所需的全部钢铁构件都在法国按要求预制成单件重量在100公斤以内、长度不超过2.5米的杆件,这些短而轻的杆件可在施工现场进行组拼铆合。

“人字桥”的部件数量之多在世界铁路建筑史上前所未有,劳工和马帮成为施工过程中最重要的运输工具。“滇越铁路虽是现代化的交通运输工具,但其建造过程却是依靠马帮等传统运输方式完成的。当时,铁路铺轨距离‘人字桥’施工地30公里处时,建材就必须由人扛马驮,沿着崎岖的山路(施工便道)送到工地。”据李晓介绍,在建材运输过程中,有两根吊装拱臂用的超长铁链因无法拆装不得不采取人力搬运,由200名劳工肩扛运送。这些劳工排成600米长的队列,在烈日下缓缓行进。“按照马帮行走进度,30公里路途一天至一天半就可以完成。但由于杆件较长,加上道路难行,两根长铁链整整运送了3天。”李晓说。

由于河谷地区湿气重、温度高,痢疾、疟疾等疾病在工地肆虐,为了保障劳工生命安全和施工进度,资方在每个工段都设立了医疗站,向劳工发放药品。“中国共有60700名劳工参与工程建设,约有12000人死亡,几乎每5名劳工中就有1人把宝贵的生命献给滇越铁路。”李志明说。

1908年7月16日早8时,桥梁拱臂开始合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拱臂一寸一寸靠近,晌午时分,两个拱臂的顶部绞环准确无误地吻合在一起。“人”字形支架成功架起,实现了保罗•波登的设计构想,确保了滇越铁路胜利竣工。

本刊记者 杨旭东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