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故事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热点

  • 第09页
    热点

  • 第10页
    热点

  • 第11页
    热点

  • 第12页
    热点

  • 第13页
    专题

  • 第14页
    专题

  • 第15页
    专题

  • 第16页
    专题

  • 第17页
    专题

  • 第18页
    专题

  • 第19页
    专题

  • 第20页
    故事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故事

  • 第29页
    养生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养生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文化

  • 第47页
    交流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交流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6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元谋人”的奥秘
 

在距离元谋县城仅7公里之遥的元谋人遗址保护区,到访者丝毫嗅不到城市的气息。在这片古朴大地上,桉树零星生长,地表沟壑纵横。但在一个不起眼的荒坡中,却发现了目前中国最早的人类化石之一——被命名为“直立人元谋新亚种”的元谋人。1982年,元谋人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荒村惊现人牙化石

1965年初,为配合成昆铁路勘察设计工作,在中国地质科学院教授黄汲清的部署下,由地质部地质力学研究室(现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的钱方、赵国光、浦庆余和王德山4人组成西南地区新构造研究组。

4月初,研究组抵达元谋县城。“要研究新构造,必须注意第四纪地层,我们选定元谋盆地作为研究重点。”经过数日调查访问,钱方等人认为,东南方向的上那蚌村一带地层出露好、化石多、构造现象清楚,决定将此地列为重点研究区域,任务是寻找化石、研究新构造、选定地质剖面。

5月1日,一行4人来到上那蚌村西北边的一条土沟里,并在此发现了残留的化石,其中大多是云南马牙、鹿牙,还有少许象牙及啮齿类动物的牙床和一些动物肢骨。“由于我们对哺乳类动物化石知之甚少,肯定会漏掉许多有意义的化石。但是,每当找到这些化石,我们都用预先准备好的棉纸把它包好。”钱方在文章中回忆,当天17时许,他在上那蚌村西北方向800米处一个4米高的褐色土包下面,发现了几颗云南马牙齿化石。很快,他又在附近发现了疑似人类的化石。钱方当即用地质锤的尖端仔细凿土挖掘,欣喜地看到了两颗人牙化石。其中一颗牙齿化石的齿冠半露出地表,牙根埋在土中,另一颗则全部埋在土中。两颗牙齿化石仅相距10余厘米。

170万年前的直立人

面对这两颗浅灰白色的、石化程度很深的牙齿化石,研究组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这很有可能是来自原始人类或猿类的一对门齿。有人回忆起过去曾见过的蓝田人下颌骨和北京人牙齿的照片,有人翻开书找出了北京人的门齿素描图,与刚出土的两颗门齿作对比。

由于钱方等人主攻地质研究,对分辨化石并不擅长,只能用棉纸将其包好,装在一个带玻璃盖的方盒里等待鉴定。返回北京后,钱方等人汇报了发现牙齿化石的情况,并将化石交由中国地质博物馆教授胡承志研究鉴定。胡承志在论文《云南元谋发现的猿人牙齿化石》中指出,钱方等人在元谋发现的门齿与北京人的门齿大小相近,其齿冠基部肿厚、末端扩展、中部凹面粗糙,可以确定是猿人的牙齿。从门齿硕大的形态判断,应当属于一名成年男性。

胡承志在和古人类学家周国兴合写的《元谋人牙齿化石的再研究》一文中进一步提出,根据已有的材料对比研究,判断出这两颗门齿比我国在此前发现的北京人、蓝田人化石早100多万年,属于直立人种中的一个新亚种,并以化石发现地为其命名为直立人元谋新亚种,简称“元谋直立人”或“元谋人”,成为中国首次发现的早更新世古人类。胡承志认为,有理由相信元谋人是我国迄今已发现的早期类型的直立人代表,其形态上与北京人的不同之处,反映出他们可能具有从纤细类型南猿向直立人过渡的特点。

1976年,根据古地磁学方法测定,判断元谋人的时代为距今170万年。

是否会用火存争议

元谋人遗址的发现,证明了云南高原是人类早期活动的重要地区之一,对研究猿人化石的地理分布、体质形态演变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多年来,专家对元谋盆地中晚新生代沉积物,以及古气候、古生物、古地貌等方面潜心研究,推断出170万年前的元谋有着平原、低山和丘陵,山上遍布落叶阔叶林,山下河水长流,山麓间零星分布着湖沼。专家还对元谋组地层中发现的40个种类的动物群化石进行分析,推测出当时活跃在元谋盆地的除了马、牛、羊之外,还有剑齿虎、豹等猛兽。当地的年均降水量为850~1000毫米,年均温度在12℃~14℃左右。开阔的地形、温湿的气候和丰富的野味,为元谋人繁衍生息创造了有利条件。

1973年冬,元谋人遗址再次被大规模发掘,考古人员从原生层中找到了旧石器和炭屑,它们被视为元谋人制作和使用的工具,是元谋人可能用火的证据。然而学界对此一直存有争议。1975年,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对在元谋人遗址中找到的两块黑色动物肢骨碎片进行鉴定,认为可能是烧骨。周国兴说,这些炭屑、烧骨、石器和动物化石(有的骨片上还有明显的人工痕迹)被发掘时都处在同一层位,与元谋人化石出土点极为接近。

此外,从北京人的用火遗迹来看,灰烬成堆,最厚处达6米,说明北京人不仅会用火,还有长期管理和控制火的经验,由此推断出人类用火的历史还要更早。周国兴等人据此认为,从元谋化石层里找到的可能是目前已知最早的人类用火证据。而持不同观点的科学家则提出,不能排除雷电引发森林火灾的可能。因此,关于元谋人对火的掌握和使用达到何种程度,至今依然成谜。

本刊记者 谭江华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