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故事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时政

  • 第09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0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1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2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3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4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5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6页
    专题—云南戏曲故事

  • 第17页
    热点

  • 第18页
    热点

  • 第19页
    热点

  • 第20页
    热点

  • 第21页
    热点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故事

  • 第29页
    故事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养生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文化

  • 第47页
    交流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交流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12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张伯苓“公能”校训 济世情怀
龙美光
 
张伯苓(右)在西南联大食堂与师生交谈

2019年10月17日,南开大学迎来百年校庆,其创始人张伯苓的名字也被反复提及。作为我国知名的现代大学校长之一,张伯苓献身教育40余年,一生乐育桃李,英才遍及海内外,被誉为“孔后办学第一人”。

以公为先 去愚去弱

“公能”源自“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是张伯苓为南开大学制定的校训。和许多学校的校训只是一个口号不同,“公能”是张伯苓一生为之奋斗、为之实践、为之奔走的教育思想,浸透着他的教育救国梦想。南开大学的创校、建设、发展,始终贯穿着这一办学思想,这也是张伯苓作为三常委之一参与办校的西南联大成功联合的奥秘。

何谓“公能”?联大时期,张伯苓在回顾南开办学史时说,为“痛矫时弊,育才救国”,治愈中华民族“愚”“弱”“贫”“散”“私”五病,南开着力从重视体育、提倡科学、团体组织、道德训练、培养救国力量五个方面训练学生。他说:“上述五项训练,一以‘公能’二字为依归,目的在培养学生爱国爱群之公德,与夫服务社会之能力,故本校成立之初,即揭橥‘公能’二义,作为校训。唯‘公’,故能化私、化散、爱护团体、有为公牺牲之精神;唯‘能’,故能去愚、去弱、团结合作、有为公服务之能力。此五项基本训练,以‘公能’校训为指导原则,而‘公能’校训,必赖此基本训练,方得实现。分之为五项训练,合之则‘公能’二义,允公允能,足以治民族之大病,造建国之人才。”

张伯苓在教育部童子军教练员训练班演讲时进一步指出:“我们要改造中国,第一要把人民最普遍化的‘私心’打破,养成‘天下为公’的最好道德;第二要养成我们的‘能’。有了‘公’的道德,‘能’的力量,再进一步训练他们合作的能力。”

“公能”思想 倡导践行

正是在“公能”思想之下,当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合组长沙临时大学之时,大家都愁于如何做到联合办学,作为三位校长中的最年长者,张伯苓把临大的集体利益看得最重,他率先向北大校长蒋梦麟提出:“我把表交给你了。”这一举动最终促成了三校长达9年的联合办学。

1939年3月24日,张伯苓在联大师范学院公民训育系演讲时强调:“你们晓得不,‘公能’两个字是南开的校训,‘能’就是个个长力量,‘公’就是大家长力量。中国对于‘公’太缺乏了,自私心过于发达,过去的许多内战,自己消灭自己的力量,就是‘私’造成的结果。我们从事教育的人,要去领导他们。睁开我们的眼睛看准努力的方针,使他们天天的好好的滋长团体的力量。我想:我们大家甚至世界上的人,只要认清了这点,干起教育工作来,就轻而易举了……大家已知道教育的目的是‘公’,望大家根据这认识,负着这责任,向前迈进,努力干去。中国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灿烂!”

努力建设 联合到底

张伯苓虽极力主张实践“公能”思想,但并不把这一南开的办学思想强加于联大,而是通过促进三校团结来实践这一目标。

在联大学生心目中,张伯苓是“庄严里边的活泼,恢谐里边的真实”。“他那魁伟的体格,重量可等于蒋校长与梅校长之合,一口天津话,在会场上准保没人打盹。他不大到学校里来,所以许多同学还没有瞻仰过他的尊容。可是学校却不能少他,因为在国府里说上三两句话,联大就会有很多的方便。不信,你去问问联大的朋友看。”(伍生《西南联大在昆明》)

张伯苓最乐于送给学生“努力建设”的毕业赠言,也乐于在参加学生举办的活动中发表讲演,大力宣扬联合到底的重要。1941年4月,张伯苓自重庆到昆明时,曾在一个全体大会上说:“我们合不得也要合,不联合便是中国教育的失败……蒋校长是我数十年的老友,他可完全代表我,梅校长是我们南开中学第一班的学生,我们三人没有不可合的……”

他还勉励联大学生在学业和工作上都要精进。据联大校友宗良圯回忆,张伯苓曾训话说:“行行出状元,你们各人所学不尽相同。有的念经济系,有的念历史……只要你在学校,以及将来服务社会时,将你所学的这一门做到一百分,做到满分,那就算是成功。”(《张伯苓常委夫子的嘉言》)

正由于张伯苓的支持,联大在融入北大、清华校风的同时,也兼容了南开的办学文化,处处播撒着体育美育的种子。在艰苦紧张的学习之余,联大学生不忘体育锻炼,文艺活动也异常活跃,各式各样的学生社团节节开花。1939年,联大师范学院公民训育系邀请张伯苓为《教师节特刊》题词,他挥毫写下四个字——“允公允能”,以南开校训表达出为联大合作到底不懈努力的坚定信念。

与蒋梦麟、梅贻琦一样,张伯苓为联大的成功办学费尽心血,为联大的办学经费与教育部及地方当局一再奔走。他说:“苓与蒋梦麟及梅贻琦二校长共任常委,彼此通力合作,和衷共济,今西南联大已成为国内最负盛誉之学府矣!”在张伯苓和南开大学支持下建起来的联大师范学院,最终发展为如今的云南师范大学,为云南教育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西南联大讲坛办公室)

南开大学湖北校友会供图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