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页:热点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卷首语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时政

  • 第05页
    时政

  • 第06页
    时政

  • 第07页
    时政

  • 第08页
    时政

  • 第09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0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1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2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3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4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5页
    专题—云南非遗传奇

  • 第16页
    热点

  • 第17页
    热点

  • 第18页
    热点

  • 第19页
    热点

  • 第20页
    热点

  • 第21页
    故事

  • 第22页
    故事

  • 第23页
    故事

  • 第24页
    故事

  • 第25页
    故事

  • 第26页
    故事

  • 第27页
    故事

  • 第28页
    养生

  • 第29页
    养生

  • 第30页
    养生

  • 第31页
    养生

  • 第32页
    养生

  • 第33页
    养生

  • 第34页
    养生

  • 第35页
    养生

  • 第36页
    养生

  • 第37页
    养生

  • 第38页
    养生

  • 第39页
    养生

  • 第40页
    文化

  • 第41页
    文化

  • 第42页
    文化

  • 第43页
    文化

  • 第44页
    文化

  • 第45页
    文化

  • 第46页
    交流

  • 第47页
    交流

  • 第48页
    交流

  • 第49页
    交流

  • 第50页
    交流

  • 第51页
    服务

  • 第52页
    服务

  • 第53页
    服务

  • 第54页
    服务

  • 第55页
    服务

  • 第56页
    服务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20年8月16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培养专业化养老护理员难在哪
 
云南技师学院养老护理类专业学生参加职业技能大赛

为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近年来,云南多所高职院校开设了养老护理类专业,以培养既具备护理技能,又懂得老年人心理、生理需求的复合型人才。面对巨大的人才需求缺口,这项本可让高职院校和养老服务机构双方获益的招生计划,却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窘境。根源在哪?又如何破解呢?

培养难留人更难

2016年,云南技师学院开始增设养老护理类专业,这是云南较早开办养老护理类专业的公立技工院校之一。

“这个专业学起来挺辛苦,学生需掌握多方面的理论知识和专业技能。”据该专业授课老师杨亚萍介绍,4年间,学生除了要学习人体结构、预防医学、老年病防治、中医养生学等学科的医学基础知识外,还要学习营养膳食、老年心理等知识,同时还要进行有关老年人生活护理方面的实训。“要做好老年人的护理工作,归根到底要在实训方面下功夫。”杨亚萍说。为此,学校将实训课程细分为几十项,针对自理、半自理以及不能自理的老人,分别开设了不同的实操培训课程。

和云南技师学院一样,为培养对口的专业养老护理人才,不少高职院校对专业课程进行了精细化部署,但不少学校却面临招生难的窘况。“我们学校仅2017年招了一批养老护理专业类学生,之后因为学生的就业方向与学校的培养方向存在较大偏差,就停止招生了。”昆明某技工院校招生办负责人说,就该专业的招收,目前学校处于观望状态。

与高职院校招生难、培养难相比,一些养老机构则存在留人难等问题。2011年,昆明柏寿首家老年公寓在昆明市官南大道正式挂牌营业。为打造医养结合、康养结合养老模式,柏寿老年公寓很重视护理人员的选任工作,聘请的第一批养老护理员中,有10多名是云南新兴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蒋友梅就是其中一员。

“经过几年的系统学习,养老护理专业毕业生的整体素质比非专业的护理人员强许多。”柏寿老年公寓负责人于海以蒋友梅为例介绍,工作之初,她从最基础的打扫卫生开始,再逐步介入护理老人工作,现已成为柏寿乐福老年公寓院长,担负起一个片区的管理重任。

经过坚持学习,虽然目前蒋友梅的职业发展不错,但她也表示:“当年很多跟我一起进入这个行业的同学都嫌苦嫌累,最终选择了转行。”

根源何在

“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云南养老护理员队伍出现的人才缺口逐渐凸显。”云南省老年护理协会会长李晓珠表示,近年来云南养老护理员的缺口长期保持在15万人以上,特别是经过高校系统学习、具有较强专业能力和职业资格证书的高层次养老护理员,一直以来都是专业养老机构和居家养老的“香馍馍”。

一方面是人才需求存在巨大缺口,另一方面又是高职院校招生难,问题到底出在哪?无论是培养院校、养老机构还是业内专家都给出了相似的答案:“社会对于这个专业缺乏理解和包容,认可度较低。”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对于养老护理类专业,社会大众存在认识偏差,认为在学校花三四年的时间学习专业知识,最后却干“伺候人”的工作是一种浪费,远不如在学校学一门“真正的手艺”划算。同时,养老护理员劳动强度高、工资待遇差也是养老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干护理的挣不过干育儿的”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以广东省广州市为例,据该市2018年发布的《2017年广州市家庭服务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该市月嫂行业每月的平均收入为10550元,而养老护理行业每月仅为4000到6000元。

此外,有业内专家表示,随着云南加快推进大健康产业,虽然不少高职院校开办了相关专业,但目前很多特色高端养老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传统的养老护理员岗位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缺乏吸引力。

政策壁垒也是制约该专业快速发展的一大因素。因为养老护理类专业涉及专业的医学基础知识,很多报考该专业的学生希望通过学习,考取护士资格证,继而进入医院工作,但因为该专业初期界定不明确,很多学生不具备报考护士从业资格证的条件,因此报考该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少。

如何破题

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职业能力建设处相关负责人认为,要培养好专业养老护理员队伍,需从不同角度发力:首先,相关部门要高度重视养老服务行业,使其成为一项受人尊敬、令人羡慕的职业,提高该职业的社会认知度;其次,要适当提高养老护理员的各项待遇,建立完善的物质激励和职称激励机制,提高从业者的工作积极性;再次,要树立典型,加大对养老护理员群体的宣传力度,提高其知名度和社会美誉度。

“养老护理类专业属于交叉学科,因此各高职院校在招生初期存在学科界定不明确现象。基于此,由人社部和民政部联合颁布的《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很好地解决了这方面的困惑。”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职业能力建设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新出台的《标准》,新增养老护理员“一级/高级技师”等级,拓宽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发展空间,让大家在职业追求方面有了奔头。同时在职业等级认定方面也充分体现出对学校培养人才的重视和认可。

为增加社会对养老护理员的了解,各地也采取了积极举措。如云南省通过形式多样的比赛,来提升养老护理员的职业技能。2019年10月,云南省首届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大赛在昆明举办,来自全省16个州(市)的养老护理员以理论考试和现场技术操作的方式进行比拼。

本刊记者 王学勇/文 云南技师学院供图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