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页:先锋人物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开卷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要闻

  • 第05页
    要闻

  • 第06页
    要闻

  • 第07页
    要闻

  • 第08页
    要文

  • 第09页
    要文

  • 第10页
    要文

  • 第11页
    要文

  • 第12页
    要文

  • 第13页
    要文

  • 第14页
    要文

  • 第15页
    政策解读

  • 第16页
    政策解读

  • 第17页
    先锋论坛

  • 第18页
    先锋论坛

  • 第19页
    先锋策划

  • 第20页
    先锋策划

  • 第21页
    先锋策划

  • 第22页
    先锋策划

  • 第23页
    先锋策划

  • 第24页
    先锋策划

  • 第25页
    先锋策划

  • 第26页
    先锋策划

  • 第27页
    先锋策划

  • 第28页
    先锋策划

  • 第29页
    先锋策划

  • 第30页
    先锋策划

  • 第31页
    先锋策划

  • 第32页
    脱贫攻坚

  • 第33页
    脱贫攻坚

  • 第34页
    脱贫攻坚

  • 第35页
    脱贫攻坚

  • 第36页
    先锋观察

  • 第37页
    先锋观察

  • 第38页
    先锋观察

  • 第39页
    先锋观察

  • 第40页
    先锋观察

  • 第41页
    先锋观察

  • 第42页
    先锋讲坛

  • 第43页
    先锋讲坛

  • 第44页
    先锋讲坛

  • 第45页
    先锋讲坛

  • 第46页
    先锋讲坛

  • 第47页
    反腐倡廉

  • 第48页
    反腐倡廉

  • 第49页
    先锋人物

  • 第50页
    先锋人物

  • 第51页
    先锋人物

  • 第52页
    先锋经验

  • 第53页
    先锋经验

  • 第54页
    先锋经验

  • 第55页
    先锋经验

  • 第56页
    先锋经验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杜富国:青春芳华绽放南疆雷场
 

“医生!医生!担架!担架!”“富国,富国,挺住!挺住!”……2018年10月11日下午,在麻栗坡县猛硐瑶族乡坝子雷场,进行扫雷作业的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四队官兵们,用担架抬着一名受伤的战士向一辆救护车跑去,担架上的人名叫杜富国,是该扫雷大队的一名战士。

当日,在边境扫雷行动中,面对复杂雷场的一枚加重手榴弹,杜富国让同组战友艾岩退后观察,自己在查明情况时,手榴弹突然爆炸。关键一瞬间,杜富国有意识地倒向艾岩一侧,战友得到了保护,但他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双眼……

危险时刻:“你退后,让我来”

2018年10月11日下午,云南扫雷大队四队继续在老山主峰西侧的雷场开展扫雷作业。当年,这里是战争双方激烈争夺的阵地,留下了大量地雷及未爆炸的炮弹等爆炸物。

“这次中越边境云南段扫雷行动,是继1992年、1997年两次大排雷之后的第三次大面积排雷行动,涉及113片雷区。”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说,“在山高坡陡的雷区,即使世界上最先进的扫雷设备也派不上用场,扫雷兵只能用探雷器扫、用手排。”

“蚂蚁爬进去,也被炸成粉。”对于那一片片雷区,当地乡亲们总是谈“雷”色变。30多年风雨侵蚀、草木生长,难以计数的爆炸物却静静潜伏,吞噬着一切进入禁区的生命,很多乡亲被炸伤、炸残,甚至炸死。当地一个被称为“地雷村”的小村子,全村87口人,已经被炸得只剩下78条腿。

“一定要还边疆一片净土!”扫雷大队的官兵义无反顾走进了雷区。杜富国与同年入伍的战士艾岩,在同一个作业组。他们是好兄弟,更是雷场上生死相依的战友。接近坡顶的地方,在扫雷爆破筒“翻犁”过的土地上,他们发现了一枚露出部分弹体的爆炸物。杜富国初步判断,爆炸物是一颗当量大、危险性高的加重手榴弹。根据以往经验,下面可能埋着一个雷窝。

“报告分队长,发现了一枚67式加重手榴弹,已经露出一部分弹体。”杜富国马上向分队长报告情况。“查明有无诡计设置。”接到队长的命令后,杜富国以作业组长的身份命令艾岩:“你退后,让我来。”艾岩便转身后退了几步。

正当杜富国小心翼翼地清除弹体周围的浮土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杜富国下意识地倒向艾岩一侧,飞来的弹片伴随着强烈的冲击波,把杜富国的防护服炸成了絮状,他也被炸成了一个血人,瞬间失去了双手和双眼。而正是这刹那间,杜富国舍生忘死的一挡,让两三米之外的艾岩仅受了些皮外伤。

“你退后,让我来!”虽然时隔两个多月,但杜富国在雷场上的这句话,依然经常在艾岩耳边回响。“是他救了我的命。”艾岩说。

事实上,从走上雷场开始,“让我来”就贯穿了杜富国的扫雷生涯。在马嘿雷场,战士唐世杰探到10多枚引信朝下、高度危险的火箭弹。杜富国照例让唐世杰退到安全处观察,自己却独自上前处理。整整一个上午,杜富国厚如棉衣的防护服被汗水浸透。在八里河东山某雷场,五班长刘贵涛探到1枚罕见而危险的抛撒雷,没等刘贵涛行使命令让杜富国撤退,杜富国就抢声道:“班长,我来吧!”话音未落,人已匍匐到地雷前。

“他就是这样,不管与上级还是下级同组作业,面对急难险重任务都争着上。”杜富国负伤后,刘贵涛回忆起这些细节,抹泪道,“其实他是不想让别人冒险,这成了他的习惯。”

军营生活中:“暖心男”和“多面手”

“怎么了,有心事?”有一次,看到搭档艾岩一个人在墙角唉声叹气,杜富国上前递了一支烟。

“家里出了点事,阿杜……能借我点钱吗?”艾岩犹豫良久,还是向杜富国开了口。“什么情况?”杜富国随口一问。

原来一周前,艾岩接到家中来电,父亲病重住院,不菲的费用让他夜不能寐。杜富国知道情况后,二话没说就从工资卡中转了1.2万元给艾岩,还说:“先用着,不够再说!”听了这番话,艾岩的眼睛湿润了。杜富国一向节俭,只抽10元一包的烟,“能冒烟就行”是他的口头禅;手机屏幕裂了也一直没舍得换,“反正还能用。”

心里装着他人,就会处处为他人想、为他人急。战友唐世杰难忘杜富国递来的一份干粮。一次上山作业,唐世杰忘了带干粮。中午吃饭时,杜富国说自己带了两份,把咸菜、包子和罐头递给了他。事后唐世杰才知道,杜富国其实只带了一份干粮,分给自己后,他只有一个馒头充饥。

雨天,扫雷队通常安排课堂教育或休整。战友们休息时,杜富国又开始忙碌起来。在杜富国的储物箱顶盖上,摆放着他最常用的钳子、螺丝刀、试电笔。六班战士张鹏说,杜富国是连队的“三小工”,水龙头坏了、灯不亮了、桌凳摇了,无论谁喊声“富国”,他就“嗖”一下出去忙了。“喊他,比喊谁都管用。”张鹏说。

因伤住院的杜富国暂时离开了扫雷队,但战友们处处都能找到杜富国的痕迹:窗外的简易防盗板是他钉的,转运爆炸物的沙箱是他制作的,灶台是他砌的……“他闲不住,爱管事,就像大保姆,总是忙不完,也从不嫌麻烦。”二班战士詹程说,前几天他到浴室洗澡,发现水龙头放不出水,扭头便喊“富国”,却没听到那声熟悉的“到”。

……

说起杜富国的好,很多战友都禁不住抹泪。“富国动手能力强,用双手排了那么多地雷,用双手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这回却失去了双手。”在医院护理杜富国的刘贵涛说,杜富国曾在病床上问,能不能给他装“智能手”。“这样,我就能做个有用的人,为大伙多做一点事。”他说。

训练场上:“技术不过硬,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战友们都知道,“雷神”是杜富国的微信名,他的QQ昵称则叫“征服死亡地带”。3年来,这位扫雷兵排除了2400多枚爆炸物。磨损严重的防雷靴、汗渍斑斑的防护服、光溜锃亮的排雷工具,见证着这位英雄扫雷兵的战斗足迹。

雷场看似寂静无声,实则凶险残酷,排雷兵走的是“阴阳道”、跳的是“刀尖舞”、拔的是“虎口牙”、使的是“绣花针”、过的是“鬼门关”。杜富国心里很清楚,扫雷是高危作业,专业知识是上雷场的“敲门砖”,是扫雷兵的“保命经”。

3年前,只有初中文化的杜富国来到扫雷大队,他刚开始学习扫雷专业理论时,显得十分吃力。首次摸底考试只得了32分,全班倒数第一。为了早日上雷场,杜富国开始了“士兵突击”。他把知识要点写成小纸条、制成小卡片,将书本卷进裤兜,随时随地翻阅。每晚熄灯后,他还会搬个板凳在走廊里补习。有一晚,他和战友在走廊上一问一答复习知识要点,恰好遇到大队参谋查铺,被通报熄灯后不遵守就寝秩序,队干部解释后才算过关。

翻开扫雷四队2015年建队之初的成绩登记表,杜富国的理论成绩一次比一次好:8月4日,32分;8月15日,57分;8月23日,70分;9月5日,75分;9月19日,90分……扫雷队教导员凌应文说,将这组分数按时间轴连成线,就是一个士兵的攀登路线和积淀之路。

杜富国成为扫雷骨干后,常对战友说:“技术不过硬,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说:“杜富国在雷场上总说‘让我来’,这不是口号,而是水滴石穿的积淀,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凭借过硬的本领,3年间杜富国进出生死雷场1000余次,拆除2400余枚爆炸物,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在他战斗过的雷场,乡亲们种下了苞谷、草果等作物,曾经的禁区变得充满生机。

父老乡亲:“他这样做,我们不感到意外”

“他这样做,我们不感到意外。”这是记者在杜富国的老家采访时,他的家人、老师和街坊邻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杜富国出生在革命老区贵州遵义,从小听着革命故事长大。他父亲杜俊是一名老党员,从小就向儿女们灌输质朴纯粹的家国情怀。

杜富国小时候家里条件一般,父母外出打工,杜富国除了要照顾三个弟弟妹妹,还要放牛、砍柴。在乡亲们眼里,杜富国话少、腼腆,却有一副热心肠,邻里之间需要帮忙时,杜富国总是随喊随到。

2015年的一天,杜俊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爸,我打算申请到一线扫雷。”杜俊深知其中的危险,但他更能理解儿子的追求。

“注意安全,努力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虽然内心很担心,但杜俊还是选择了支持儿子的决定,并嘱咐儿子要多加小心。

转士官后,杜富国第一次回家探亲,特意带回了自己的军装。看到穿着军装的杜富国精神抖擞、英气勃发,全家人都很高兴。杜富国的军装,家里人都轮流试穿了一次,在杜家人眼里,这是一种莫大的光荣与骄傲。

杜富国负伤入院后,杜俊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时,一向坚强的杜俊再也忍不住,跑出病房蹲在走廊里抱头痛哭了半个多小时。“从小到大,他都是遇事先考虑别人,所以在扫雷场他会把危险留给自己,我们能够想到的。”知子莫如父,抹掉眼泪,杜俊这样说。

“富国这孩子从小就孝顺,国庆节他回来探亲还来看望过我,没想到……”看着杜富国长大的杜世健老人谈起杜富国,几度哽咽。杜富国在排雷中光荣负伤的消息传回村子,他舍己救人的壮举令乡亲们深深震撼和佩服。

“杜富国是好样的!有我们遵义儿女的血性担当。”“他是从湄潭走出去的普通人,但是他干的事却不普通……”在湄潭兴隆镇天城中学,杜富国的初中老师李胜正在上一堂特殊的课,李老师以杜富国的英雄事迹为榜样,教导学生们要做有信念的人,勇于担当、坚守执着。

本刊记者 杨旭东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