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页:先锋人物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开卷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政策解读

  • 第05页
    要文

  • 第06页
    要文

  • 第07页
    要文

  • 第08页
    要文

  • 第09页
    要文

  • 第10页
    要文

  • 第11页
    要文

  • 第12页
    要文

  • 第13页
    先锋策划

  • 第14页
    先锋策划

  • 第15页
    先锋策划

  • 第16页
    先锋策划

  • 第17页
    先锋策划

  • 第18页
    先锋策划

  • 第19页
    先锋策划

  • 第20页
    特别报道

  • 第21页
    特别报道

  • 第22页
    脱贫攻坚

  • 第23页
    脱贫攻坚

  • 第24页
    脱贫攻坚

  • 第25页
    脱贫攻坚

  • 第26页
    脱贫攻坚

  • 第27页
    脱贫攻坚

  • 第28页
    脱贫攻坚

  • 第29页
    脱贫攻坚

  • 第30页
    脱贫攻坚

  • 第31页
    先锋论坛

  • 第32页
    先锋论坛

  • 第33页
    先锋论坛

  • 第34页
    先锋观察

  • 第35页
    先锋观察

  • 第36页
    先锋观察

  • 第37页
    先锋观察

  • 第38页
    先锋讲坛

  • 第39页
    先锋讲坛

  • 第40页
    先锋讲坛

  • 第41页
    先锋讲坛

  • 第42页
    先锋经验

  • 第43页
    先锋经验

  • 第44页
    先锋经验

  • 第45页
    先锋经验

  • 第46页
    先锋经验

  • 第47页
    先锋人物

  • 第48页
    先锋人物

  • 第49页
    先锋人物

  • 第50页
    先锋人物

  • 第51页
    先锋人物

  • 第52页
    先锋人物

  • 第53页
    反腐倡廉

  • 第54页
    反腐倡廉

  • 第55页
    先锋悦读

  • 第56页
    先锋悦读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20年1月1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农民院士”朱有勇:用科技改变贫穷
 
朱有勇(中)向村民讲解林下三七种植技术 郝亚鑫

朱有勇是我国著名植物病理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他坚持把“农民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作为不断创新农业科学技术的初心,积极投身脱贫攻坚事业,主动来到深度贫困的“民族直过区”承担扶贫任务,把科研论文写在农村土地上、写在脱贫攻坚主战场,用科技扶贫的丰硕成果谱写了一曲曲进行曲。

2019年12月2日,中央宣传部授予朱有勇“时代楷模”荣誉称号。2019年12月13日,云南省委发出向朱有勇同志学习的决定,指出朱有勇同志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是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的忠诚践行者,是奋斗在脱贫攻坚主战场的“农民院士”。

“哈列贾、哈列贾、多北!”2019年12月11日,在澜沧县竹塘乡大塘子村拉祜族村民李娜努家的小院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十多名村民围着一位端着大碗、面色黝黑的老人敬酒。这位老人口里喊着拉祜族的敬酒词,和村民们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随着酒碗相碰,李娜努唱起了拉祜族民歌,气氛热烈欢快。

这位与村民们围坐在一起的老人,就是朱有勇,2019年是他扎根澜沧县扶贫的第5个年头。这天他专程放下手头的工作,到李娜努家赴约。实际上,请朱有勇来家里吃杀猪饭,李娜努等了5年,而朱有勇等待李娜努唱响拉祜族民歌,也等了5年。

翠绿的松林下,拉祜族村民们热火朝天地挖土齐垄;在红色的田野上,他们满怀希望地播下冬季马铃薯……这个五彩的乡村,积淀着朱有勇团队5年来散发的光和热。在他们的帮扶下,如今,澜沧全县已有43个贫困村13万人口脱贫,贫困县摘帽的目标有望提前实现。

深入群众

一字一句学习拉祜语

2015年,一场前所未有的脱贫攻坚战在云岭大地打响。朱有勇所在的中国工程院结对帮扶西南边陲的深度贫困县——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澜沧县是云南省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主要生活着“直过民族”拉祜族,贫困人口16.67万人,贫困发生率高达41%,是云南决战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

脱贫攻坚的号角已吹响,可谁来牵头?当时年满60岁的朱有勇,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里还属于“年轻人”。他自告奋勇地说:“我年轻,我来干!”当朱有勇整整开了14个小时的车,来到距离昆明700多公里、位于西南边境的蒿枝坝村时,还是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了。

“进村就是一股臭气,到处都是牛屎猪粪。村民住的是四处漏风的篱笆房。屋内一张床、几袋玉米、一口铁锅,就是一个家庭的全部家当。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元,这意味着人均月收入竟然还不足100元。”朱有勇实在是不敢相信,怎么还有这么贫穷的地方。

可另一番景象更让他感到心痛。这里土地资源极为丰富,每户都有10亩以上的土地,还有20亩以上的林地。“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这里却这么穷,都怪我们没有深入下来,老百姓没有享受到我们这么多年来的科研成果,作为院士,是我们的失职。”朱有勇说着,眼眶红了。

2016年初,朱有勇与团队来到了澜沧县,选择了最贫困的竹塘乡蒿枝坝村作为试点发展产业。

刚到蒿枝坝村住下时,朱有勇就给村民们带了一份见面礼——每家10只小鸡、两头猪仔。“养大,卖掉,基本可以达到脱贫标准。”朱有勇没想到送去的鸡、猪养大后,都被村民自己吃了,无法成为收入来源,这样的扶贫方式难以持续。

当地的拉祜族群众不仅生活贫困,很多人还不识汉字、不懂汉话,朱有勇团队下乡扶贫,他们并不领情。于是,朱有勇便请乡上的拉祜族干部当翻译,挨家挨户到农户家,和群众围坐在火塘边、田间地头促膝交谈。在交流过程中,他一字一句跟着群众学习拉祜语。每次见到乡亲,他就用拉祜语跟村民打招呼,买上酒和菜,跟老乡们一起喝酒交心。渐渐地,村民们在心里接受了这位近距离接触的院士,并开始信任他,不再把他当作外乡人。

田野实践

用成果带动发展

过去,蒿枝坝的村民们一年只种一季水稻,每到冬季,人均10多亩的耕地就变成冬闲田。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调研、思考、讨论后,朱有勇确定了科技扶贫方向和目标。澜沧县冬天雨水少,也没有霜冻,很适合种植他研究多年的的冬季马铃薯,若在11月播种,次年2月便可收获。这个季节全国没有新鲜马铃薯上市,澜沧县可以成为全国最早上市的马铃薯产区之一,不愁没销路,更不愁卖好价钱。

项目定下来了,问题却接踵而至。村民们第一次听说要在冬天种植马铃薯,不少村民直摇头:“冬天种马铃薯能挣钱?怕是骗人的吧。”朱有勇将马铃薯的种薯和肥料免费发给村民们,却没有一个村民愿意种。2016年冬天,在村干部的配合下,朱有勇好不容易说服村民刘金宝种马铃薯,但刘金宝嘴上答应,结果第二天就去地里撒上了油菜种子。

朱有勇选择用事实说话。在当地政府和竹塘乡云山村委会的支持下,朱有勇发起了100亩冬季马铃薯示范种植项目。回忆起朱有勇种冬季马铃薯,村民刘张保对当时的场景印象很深。2016年11月18日,朱有勇带着蒿枝坝村100余农户来到田间地头种起冬季马铃薯,刘张保就是其中之一。顶着烈日,朱有勇卷起裤脚,跪在地上刨土给村民们作示范。村民们没想到,这个城里人这么大年纪,还会用锄头挖地,而且挖得比村民还好。

转眼3个多月过去,等到马铃薯采挖的时候,村民们都惊呆了。一个马铃薯能有两公斤重,大家从没见过这么大个头的马铃薯,也没想到一亩地能产出3吨。有的村民看到这么大的马铃薯,甚至都不敢吃。朱有勇跟老百姓算了一笔账,这个季节马铃薯的价格最好,一公斤能卖3元多,一亩地就能纯赚5000元钱,种一亩就能脱贫,种两亩就能奔小康。

眼见为实,看到朱有勇种出的硕果,村民们有了信心。村民刘金宝拿出自家10亩地中的2亩试种马铃薯,竟种出了一个重达2.5公斤的马铃薯,是当年全村最大的马铃薯。第二年,他早早地把自家10亩地全部种上了马铃薯。就这样,冬季马铃薯很快在当地推广开来。

2018年,澜沧县38个村寨共建成马铃薯示范基地3200多亩。冬季马铃薯平均亩产2.5吨~3.5吨,产品销往北京、上海,能给村民们增加收入2500元到7000元。“现在北京人吃的醋溜土豆丝,5盘里有4盘是我们种的。”朱有勇自豪地说。

十亿专利技术

无偿留在贫困村

有了冬季马铃薯产业,居住在河谷地区的村民们渐渐富起来了。但住在高海拔山区以种玉米为生的村民,生活依旧十分贫困。朱有勇发现,这些村民人均有20多亩的松林,由于生态保护政策,松林虽然不能带给他们任何经济效益,但可以发展林下种植增加收入。朱有勇便“盘算”起这里广袤的松林,他决定在松林下种植有机三七。

“林下三七种植”技术,是朱有勇在实验室研究了10多年的成果,但一直没能转化成为生产实践,来到这里扶贫后,打开了他的视野。松林下适宜三七生长,且松树的挥发物具有驱虫防病的作用,松针降解后形成的有机质也有利于三七生长。

这里的土地、光热等条件都具备,但没有亲眼看到水源情况,朱有勇一直不放心。一次,他到竹塘乡松林下寻找林下三七的种植示范点,当时是雨季,山上没有路,他却坚持要去水源地查看。捡了一根树枝当拐杖,朱有勇就钻进树林里。

“山上的陡坡估计有六七十度,朱老师路上摔了几跤,却不让人扶,爬起来继续走,手脚都被树枝划破了好几处。”一同前去的竹塘乡副乡长显毅文说,直到亲眼看到水源地,朱有勇才放了心。

朱有勇的“林下三七种植”专利技术,不用农药就解决三七容易生病和无法连续种植的难题。2017年底的一天,朱有勇在查看林下三七基地时,看到丢弃在地上的一个农药瓶,十分生气。“我们种的是有机三七,怎么会有农药瓶?”经过多番调查,最后总算弄清楚,原来是旁边田地的主人随手一扔把这个瓶子扔在这里。这也让大家看到了朱有勇严谨的态度。

有机三七在市场上格外紧俏。首批种植的林下三七到了采挖的季节。2019年10月的一天,一场林下三七竞卖会在竹塘乡大塘子村进行。竞卖会上,林下三七鲜品每公斤1050元的价格,换算成干成品约8400元/公斤,价格比市面上的普通三七高出不少。

但竞价环节只进行了不到两分钟时间,当多位商家不断竞出高价收购时,朱有勇却自己叫停了竞标。“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价格炒高了,老百姓就吃不起三七了。”朱有勇说,扶贫是要培育出一个健康的产业,而过早过高的炒作,反而会伤害刚刚起步的产业。要让农民通过扎扎实实的种植、生产和销售来持续获得利润,产业才能彻底扎根在当地。

曾有企业开出10亿元人民币的高价,要买朱有勇的林下三七种植技术。可他却决定把这项耗尽10年心血的科研成果,免费让给当地的贫困群众。朱有勇作出这个决定时,很多人不理解,团队里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一公斤三七可以卖8000多元,一亩地产值10多万元。我们包几个山头,种一万亩就是10个亿。”朱有勇团队的成员、云南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院长朱书生说,当林下三七种植成功之后,所有团队成员都心动了,特别团队里的年轻人有了很多想法。大家都请求朱书生,找机会跟朱有勇沟通。结果朱书生没说两句话,朱有勇就发火了:“我们来这里是干嘛的,不就是为了带老百姓致富吗?这里的百姓一年就几百元至一千元的收入,唯一最大的资源就是这个松林,不把技术教给他们,他们怎么能脱贫?”

“我们这些成果都是用国家科研经费研究出来的,我们不应该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这项技术。”朱有勇坦诚地说,农业科技只有大面积推广才能开花结果,如果把这项技术卖给企业,那么也许团队终身都只能帮企业四处打假。从那天起,朱有勇定下了一个规矩,谁都不许利用他的技术成果谋取个人利益。

布置“作业”

让群众主动掌握技能

为保证村民脱贫不返贫,朱有勇决定开办全国独一无二的院士培训班,由院士专家亲自给老百姓上课,手把手地现场演示,在农田里教学。

2016年,朱有勇开办的第一期院士培训班报名现场,一位拉祜族村民引起了朱有勇的注意。她不仅是前来报名的唯一一名女性,还是已有7个月身孕的准妈妈。她就是大塘子村村民李娜努。当她听说朱有勇要办培训班后,便挺着大肚子来到报名现场。朱有勇问李娜努家里有几亩地,懂不懂汉语,想不想致富?当她大声说出自己想致富之后,朱有勇马上就录取她,李娜努成为了培训班的第一批学员。

扶贫要扶志。朱有勇开办的培训班不仅不收费,还管吃管住、免费发迷彩服和胶鞋。他要求上课的学员必须参加军训,提振精神。他和学员们同吃同住同劳动。

每次听课,李娜努都很专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她的三七种植技术“突飞猛进”,还得益于一项特别的“家庭作业”。

每一期的院士专家指导班,朱有勇都会根据当期的课程给学员们布置“作业”。从除草翻地到种植、移栽、防虫、采收,朱有勇把三七苗和籽分发给学员们后,学员都会按照每一期所学到的内容,认真完成布置的“作业”。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村民们掌握了种植的每一个步骤和要点。为了激励村民,朱有勇还为学员们举办了期末评比,自己拿出奖金奖励优秀学员,每位优秀学员最高可奖1万元。在朱有勇的带动和激励下,越来越多的村民有效利用自己的林地增收致富。

5年过去了,如今澜沧县的冬季马铃薯从最初100亩技术示范推广种植,发展到1.7万亩;林下三七从2亩示范地扩大到8000多亩,成为澜沧县脱贫摘帽的重要产业。此外,蔬菜、水果等产业也基本完成了试点、示范,准备推广发展。

践行初心

收获群众真挚感谢

“杀猪饭”是拉祜族的传统习俗,更是与家人团聚的“亲情饭”。朱有勇扎根澜沧县扶贫的5年时间里,与村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李娜努心想,等自己学成之后,一定要请朱有勇到家里吃一次杀猪饭,好好唱首拉祜民歌,作为给朱老师的“谢师礼”。但朱有勇实在太忙了,乡亲们排着队请他吃杀猪饭,李娜努年年相约也未能实现。

过去,村民们吃杀猪饭要提前七八天算好良辰吉日。现在,村民们请杀猪饭不再算日子,哪天请到朱老师,哪天就是吉日。2019年,李娜努终于邀请到朱有勇吃杀猪饭,心里乐开了花。当朱有勇来到家中,李娜努和10多位村民围在朱有勇身旁,大家一起唱着当地的民族歌曲《实在舍不得》——“你留下那情像火塘燃烧着,还有好多酒没喝,最怕就是要分开,要多难过有多难过……”朱有勇听了,眼眶又红了。

除了冬季马铃薯、林下三七,朱有勇和团队还先后开设了冬早蔬菜、茶叶种植、林业、猪牛养殖等共计24个技能班,截至2019年11月,培训了1500多名乡土人才。培训学员中,90%的学员已经脱贫,50%的学员带动亲戚朋友脱贫,还有一部分学员把整个寨子都带动脱贫了。

为帮助当地扩大农产品销路,2019年11月,朱有勇又和国内知名电商平台联合打造了农村电子商务班,帮助农民把新鲜的农产品直接卖到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手里。

把扶贫地当“家”

盼“家乡”早日脱贫摘帽

“澜沧江边蒿枝坝,拉祜山寨美的家……”这首《蒿枝坝的花儿开了》如今在澜沧县传唱开来。这首歌的歌词是朱有勇为宣传科技扶贫,为当地少数民族群众写的,蒿枝坝村早已成为他在澜沧的“家”。

在蒿子坝的院士工作站,每天清晨6点多,朱有勇就下楼跑步了。他每天绕着环村公路跑5~10公里。跑完步,他还要做40个俯卧撑。团队成员和不少村民也随他养成了晨跑的习惯,成了蒿枝坝的一个特别的跑团。朱有勇说,蒿枝坝像极了他小时候生活过的个旧小山村,这里的乡村绿水青山,炊烟袅袅,每天晚上他都会到广场上看一看星星,这就是乡愁。

“几天不来,心里就觉得空空的。不知道学员学会技术了没有,如果不下雨怎么办,地里的苗会不会干死?如果雨下多了又怎么办?”朱有勇说,自己就是蒿枝坝的一个农民,“离开这里心就慌了,回到这里心就静了。”

如今,蒿枝坝再也不是过去那番贫穷落后的景象。村里处处干净整洁,房前屋后、村路两旁开满了黄色的炮仗花和红色的三角梅;家家户户装上了淋浴,买了摩托,有的人家甚至开上了小汽车,外出务工人员也纷纷返乡。蒿枝坝50多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如今只剩下2户因残疾不能参加生产的未能脱贫,其余已脱贫出列。2019年10月,澜沧全县已经有43个贫困村、13万人口脱贫。澜沧县已从深度贫困区,成为科技扶贫示范县。

扶贫5年,朱有勇给自己打了60分。“及格就不错了,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2020年澜沧县要实现脱贫摘帽,关键是脱贫之后不返贫,带动一个个村子富起来。”朱有勇说,“我们规划未来5年种植重楼、白芨等中药材,让这里的村民更加富裕。”

朱有勇还有一个心愿。“5年前,我就想从香格里拉徒步到西藏,走66天,所有路线都规划好了,但因为到澜沧来扶贫,这个愿望一直未能实现。”如今,已过64岁的朱有勇笑着说,再老就走不动了,希望等到2020年澜沧县脱贫摘帽后,把徒步旅行作为给自己的奖励,完成这个心愿。

本刊记者 袁海毅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