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先锋策划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开卷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要闻

  • 第05页
    要闻

  • 第06页
    要文

  • 第07页
    要文

  • 第08页
    要文

  • 第09页
    要文

  • 第10页
    要文

  • 第11页
    要文

  • 第12页
    要文

  • 第13页
    要文

  • 第14页
    要文

  • 第15页
    学习

  • 第16页
    学习

  • 第17页
    学习

  • 第18页
    学习

  • 第19页
    先锋论坛

  • 第20页
    先锋论坛

  • 第21页
    先锋策划

  • 第22页
    先锋策划

  • 第23页
    先锋策划

  • 第24页
    先锋策划

  • 第25页
    先锋策划

  • 第26页
    先锋策划

  • 第27页
    先锋策划

  • 第28页
    先锋策划

  • 第29页
    先锋策划

  • 第30页
    先锋策划

  • 第31页
    先锋策划

  • 第32页
    先锋策划

  • 第33页
    先锋策划

  • 第34页
    先锋观察

  • 第35页
    先锋观察

  • 第36页
    先锋观察

  • 第37页
    先锋观察

  • 第38页
    先锋讲坛

  • 第39页
    先锋讲坛

  • 第40页
    先锋讲坛

  • 第41页
    先锋讲坛

  • 第42页
    先锋经验

  • 第43页
    先锋经验

  • 第44页
    先锋经验

  • 第45页
    先锋经验

  • 第46页
    先锋经验

  • 第47页
    先锋经验

  • 第48页
    先锋人物

  • 第49页
    先锋人物

  • 第50页
    先锋人物

  • 第51页
    先锋人物

  • 第52页
    全面从严治党

  • 第53页
    全面从严治党

  • 第54页
    全面从严治党

  • 第55页
    先锋悦读

  • 第56页
    先锋悦读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20年10月1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基诺族:跨越时代奔小康
 

基诺,过去称为“攸乐”,作为“直过民族”之一,基诺族主要聚居于西双版纳州,方圆600公里的基诺山是基诺族世代繁衍的生息之地。

70多年前,基诺族群众还处于原始社会形态,人们刻木记事,过着刀耕火种的贫困生活。1979年6月,基诺族被确认为单一民族,成为被国家认定的第56个民族,生活翻开了新篇章。

从鲜为人知到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里的一员,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在各级党委、政府及社会各界的帮扶下,基诺族从原始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2019年,基诺族宣布整族脱贫,正奋进在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的新征程中。

告别落后 拥抱现代文明

新中国成立时,基诺山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基诺族群众居住的寨子与寨子之间往来很少,与外界联系也很少。新中国成立后,云南省成立了民族工作队到边疆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实行民族区域自治。1954年,年轻的褚有本被任命为云南省民族工作队基诺山分队副队长,其任务是带领民族工作队前往基诺山宣传党的民族政策,但没想到的是,当地的老百姓并不欢迎他们。

基诺山地处偏僻,新中国成立前,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和封建领主的压迫剥削,基诺族群众组织起来,多次进行起义斗争,但遭到了反动政权的血腥镇压。于是,基诺族群众内心对外族人有了很深的隔阂。

“但我们并没有灰心,而是另找突破口。首先想到的就是先和每个基诺村寨的头人卓巴进行沟通,获得卓巴的信任。”据87岁的褚有本回忆,当时工作队耐心地给卓巴讲党的民族政策,告诉他们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实行民族平等、区域自治。知道了民族工作队的来意,卓巴才了解了当今社会的变化,卓巴把党的民族政策传达给基诺族群众,群众对工作队才逐渐放下戒心。

与此同时,工作队队员分别到全山各个村落扎根串连,访贫问苦,做好事、交朋友、帮助群众恢复和发展生产,还培养积极分子,建立互助组、合作社。好的政策带来了思想观念的改变,也为基诺山带去了新气象。

2010年,褚有本和老伴玉光回到基诺山,深切感受到基诺山乡的巨变。“入眼就能见到宽阔平坦的水泥路延伸至每村每户,白墙青瓦的民居,跟我们当年看到的一穷二白的基诺族乡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当年的努力,就是希望基诺族人民过上好日子。如今,看到他们生活幸福,我感到很高兴。”褚有本说。

2019年,基诺族宣布整族脱贫。“基诺族现在奔向小康生活,这得益于党和国家的政策支持,还得益于群众自身发展的内生动力。”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党委书记王超表示,思想上的改变,是促使基诺族实现山乡巨变的一个重要因素,促进了基诺族和其他民族相互融合、相互学习,共同繁荣发展,对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多年来,基诺族乡全面营造“教育为本、教育优先”的教育氛围,如今,基诺族乡的小学、初中入学率均为100%,全乡80%的人口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

护好生态 造就“金山银山”

说起基诺山,天蓝、地绿、水清是对这里最为贴切的阐述。在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4.01%,而良好的生态也反哺着基诺族群众。

“为了尽快改变基诺族群众的贫困状态,在党和国家的帮助下,基诺山基诺族乡决定以砂仁种植为起步产业,大力发展经济。在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下,给予砂仁种植推广和售卖政策的倾斜,让基诺山成为全国知名的砂仁种植基地。”基诺山基诺族乡乡长李柏忠,是土生土长的基诺族人。从他记事开始,基诺山里的贫困家庭,依靠种植砂仁养大了一个个孩子。砂仁必须依赖良好的生态环境才能种植,因此保护生态已经成为当地群众的共识。

良好的生态环境,不仅让基诺族乡砂仁种植获得成功,也对当地茶叶产业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基诺山旧称“攸乐山”,由于气候、海拔和土壤适宜种茶,种茶历史悠久,也是古六大茶山之首。

“今天,攸乐山茶树尤其是古茶树重新焕发出生机,引进企业助力茶叶加工技术提升,茶叶价格逐步提升。除砂仁之外,茶叶已是基诺族超过万亩的主导产业之一。”王超将这些成绩,归功于生态保护的结果,其中基诺族乡小普希村村民就积极投身建设环境友好型生态茶园,茶叶价格由2014年的15~20元/公斤跃升至2020年的120~200元/公斤,家家户户尝到了生态建设带来的甜头,也实现了整村脱贫。

者扫家曾是小普希村最贫穷、生活条件最艰苦的一户人家,2000年,者扫在村里一家工厂加工茶叶时,看到了发展商机。后来,他自己去基诺山各个寨子收茶叶加工成生态茶。仅用3年多时间,他就成为村里茶叶产业脱贫致富带头人,茶叶的年销售额超百万元。小普希村的茶叶产业、橡胶树管理、生态养蜂都在不断发展中。2018年,小普希村人均纯收入达1.1万元。

在基诺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大红菌是基诺山的野生菌品种之一,良好的生态环境让大红菌在基诺山中遍地生长,这也成为除茶叶和橡胶以外,促进群众增收的重要产业。2018年,基诺山共采摘大红菌11.77吨,价值706.2万元。茄玛村委会迁玛村民小组建档立卡贫困户罗京军在一个月内采摘大红菌纯收入达1.3万元。大红菌是基诺族群众保护生态环境的最佳回馈。

打开山门 笑迎四海宾客

基诺族乡新司土村委会巴朵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杰布鲁,是基诺族民间歌曲《奇科阿咪》的原创者及演唱者,高中毕业后,杰布鲁一直从事基诺族的歌曲演唱。1993年在云南民族村表演时,他感受很深,他认为基诺族群众的钱袋子要富起来,就得让基诺族文化被更多人所熟知。“我要用音乐的形式,把基诺族文化传唱给世界。”

民族文化对于一个民族来说至关重要。当地一直注重对基诺族文化的整理与保护。特懋克节是基诺族最隆重的全民性节日,囊括了祭祀、歌舞等文化,是最能反映基诺族传统文化的节日。1988年,西双版纳州人大常委会根据基诺族的意愿,将每年2月6日至8日定为特懋克节。“民族节日确认以后,我们的民族自信和自强精神不断增强。”资切是基诺族乡文化站第二任站长,经历了基诺族从吃不饱饭,到怡然自乐的历史变化过程。他认为,基诺族想有更大的发展,民族文化的根绝不能丢。

挖掘基诺族特有文化不仅为基诺族留下民族的记忆,同时还给他们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位于基诺族乡巴亚村委会的巴坡村民小组是如今基诺族乡最热闹的地方,每年接待游客20多万人次。2005年,巴坡村民小组在基诺族乡党委、政府招商引资下,引进西双版纳金孔雀旅游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在村内打造以基诺族民族风情为主题,以大鼓舞为核心的全国唯一一个集中展示基诺族文化的旅游体验地——基诺山寨。

陈建军是西双版纳州级基诺族大鼓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如今担任了基诺山寨艺术团团长。“基诺族人口较少,要立足于社会飞速发展的时代,需要将本民族独特的文化发扬光大。通过发展旅游,一方面能发扬民族文化,另一方面也能带动群众致富。”陈建军说。

2019年,基诺山寨实现旅游总收入2426.12万元。在激昂豪迈的基诺族大鼓舞中,已经实现脱贫的基诺族将再次出发,向着更加美好的明天昂首迈进。

本刊记者 谭江华 通讯员 陶 磊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