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页:法治乡村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扉页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致富随笔

  • 第05页
    三农资讯

  • 第06页
    三农资讯

  • 第07页
    三农资讯

  • 第08页
    政策指南

  • 第09页
    政策指南

  • 第10页
    政策指南

  • 第11页
    政策指南

  • 第12页
    特别关注

  • 第13页
    特别关注

  • 第14页
    特别关注

  • 第15页
    特别关注

  • 第16页
    特别关注

  • 第17页
    特别关注

  • 第18页
    特别关注

  • 第19页
    特别关注

  • 第20页
    特别关注

  • 第21页
    特别关注

  • 第22页
    特别关注

  • 第23页
    特别关注

  • 第24页
    特别关注

  • 第25页
    特别关注

  • 第26页
    乡村振兴

  • 第27页
    乡村振兴

  • 第28页
    乡村振兴

  • 第29页
    乡村振兴

  • 第30页
    乡村振兴

  • 第31页
    乡村振兴

  • 第32页
    致富访谈

  • 第33页
    致富访谈

  • 第34页
    致富访谈

  • 第35页
    产业观察

  • 第36页
    产业观察

  • 第37页
    产业观察

  • 第38页
    产业观察

  • 第39页

  • 第40页
    产业观察

  • 第41页
    产业观察

  • 第42页
    市场营销

  • 第43页
    市场营销

  • 第44页
    市场营销

  • 第45页
    市场营销

  • 第46页
    双创空间

  • 第47页
    双创空间

  • 第48页
    双创空间

  • 第49页
    双创空间

  • 第50页
    一县一业

  • 第51页
    一县一业

  • 第52页
    一县一业

  • 第53页
    一县一业

  • 第54页
    农家茶座

  • 第55页
    农家茶座

  • 第56页
    法治乡村

  • 第57页
    法治乡村

  • 第58页
    法治乡村

  • 第59页
    法治乡村

  • 第60页
    田间课堂

  • 第61页
    田间课堂

  • 第62页
    田间课堂

  • 第63页
    田间课堂

  • 第64页
    田间课堂

  • 第65页
    田间课堂

  • 第66页
    田间课堂

  • 第67页
    田间课堂

  • 第68页
    生活百科

  • 第69页
    生活百科

  • 第70页
    生活百科

  • 第71页
    生活百科

  • 第72页
    乡村旅游

  • 第73页
    乡村旅游

  • 第74页
    乡村旅游

  • 第75页
    乡村旅游

  • 第76页
    他山之石

  • 第77页
    他山之石

  • 第78页
    他山之石

  • 第79页
    他山之石

  • 第80页
    他山之石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19年3月10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农村土地承包纠纷如何解决
 

维护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促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村社会和谐稳定起到了极大作用。然而,在部分农村地区,有的村干部在处理土地承包问题过程中不时出现偏差,从而引发纠纷。

随意调整承包地引发矛盾

某村委会主任于某出于对自家、亲属和一些新增人口家庭的利益考虑,以“公平”为由召开村民会议,提出调整耕地承包权,增减农户已承包多年的土地,并打算与村民重新签订土地承包合同,重新计算三十年承包期,进而引起纠纷。

点评:于某这种貌似“公平”的行为,对已取得承包权的土地被调出的,且为了提高土地生产能力,通过平整土地、换土施肥、打井修渠等措施,把旱田改造成水田,把低产田变为高产田的农户来说是极不公平的,也是严重违法的。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耕地的承包期为三十年,承包期届满后再延长三十年。同时,该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分别规定:“承包合同生效后,发包方不得因承办人或者负责人的变动而变更或者解除,也不得因集体经济组织的分立或者合并而变更或者解除。”“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或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

据此,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或调整承包地。

强收流转费致村民不满

为了提高家庭收入,村民刘某等一批农村年轻人,把家中的承包地流转给了某种田大户后外出务工。村“两委”班子为了筹钱办集体公益事业,除了向种田大户收取管理费外,同时作出规定:外出务工流转土地的,要经发包方同意,且必须向发包方缴纳流转费。此举引发了相关村民的强烈不满。

点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强迫或者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限制土地流转,对种田大户、外出打工转让土地的农民强行收取上述费用,是错误的。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承包方可以自主决定依法采取出租(转包)、入股或者其他方式向他人流转土地经营权,并向发包方备案。”同时,该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土地经营权流转的价款,应当由当事人双方协商确定。流转的收益归承包方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截留、扣缴。”

收回离婚妇女承包地引上访

谢某从邻村嫁入A村,婚后不久分到了承包地。在与丈夫共同生活了20年后,因夫妻感情不和,谢某离婚回娘家居住,但户口未从A村迁出,且仍以原来的承包地为生。不久后,村里以谢某离婚后已不再是A村村民为由,强行收回了她的承包地。谢某为此不断上访,希望能讨回公道。

点评:A村的做法不符合法律相关规定。谢某虽然离婚后回娘家居住,但其户籍和土地承包经营权并未迁移或转让,加之其仍依靠该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因此谢某无疑仍然具有A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

《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

同时,《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

根据《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五条规定,谢某可以申请由乡镇人民政府依法调解,或依法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

收回去世老人承包地惹官司

张大爷的儿子在外地打工,他和老伴一直在村中以耕种自家的承包地为生,后来因身体欠佳,将土地交由村里的亲戚代耕。几年后,张大爷和老伴先后去世,不久村里就收回了张大爷全家的承包地。张大爷的儿子获知此事后,回村找村干部理论,村干部最终只答应将张大爷儿子的土地份额退回,却不同意退回张大爷夫妇的土地。无奈之下,张大爷的儿子只好向法院提起诉讼。

点评:《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该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同时,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规定,作为土地发包方的村委会,应承担维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非法变更、解除承包合同。承包期内任何一家庭成员的离世,都不应影响合同的履行。

本案中,张大爷夫妇去世不应影响发包方村委会和家庭其他成员继续履行以往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因此,村委会单方收回去世老人和外出打工村民的承包地是违法的。

黑龙江省林甸县人民法院 王景龙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