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页:法治乡村 上一页3  4下一页
 
页面导航

  • 第A1页
    封面

  • 第A2页
    封二

  • 第01页
    扉页

  • 第02页
    目录

  • 第03页
    目录

  • 第04页
    致富随笔

  • 第05页
    三农资讯

  • 第06页
    三农资讯

  • 第07页
    三农资讯

  • 第08页
    政策指南

  • 第09页
    政策指南

  • 第10页
    政策指南

  • 第11页
    政策指南

  • 第12页
    特别关注

  • 第13页
    特别关注

  • 第14页
    特别关注

  • 第15页
    特别关注

  • 第16页
    特别关注

  • 第17页
    特别关注

  • 第18页
    特别关注

  • 第19页
    特别关注

  • 第20页
    特别关注

  • 第21页
    特别关注

  • 第22页
    特别关注

  • 第23页
    特别关注

  • 第24页
    乡村振兴

  • 第25页
    乡村振兴

  • 第26页
    乡村振兴

  • 第27页
    乡村振兴

  • 第28页
    乡村振兴

  • 第29页
    乡村振兴

  • 第30页
    乡村振兴

  • 第31页
    乡村振兴

  • 第32页
    致富先锋

  • 第33页
    致富先锋

  • 第34页
    致富先锋

  • 第35页
    致富先锋

  • 第36页
    致富先锋

  • 第37页
    致富前沿

  • 第38页
    致富观察

  • 第39页
    致富观察

  • 第40页
    致富观察

  • 第41页
    致富观察

  • 第42页
    双创营销

  • 第43页
    双创营销

  • 第44页
    双创营销

  • 第45页
    双创营销

  • 第46页
    一县一业

  • 第47页
    一县一业

  • 第48页
    一县一业

  • 第49页
    一县一业

  • 第50页
    工作交流

  • 第51页
    工作交流

  • 第52页
    农家茶座

  • 第53页
    农家茶座

  • 第54页
    法治乡村

  • 第55页
    法治乡村

  • 第56页
    法治乡村

  • 第57页
    法治乡村

  • 第58页
    田间课堂

  • 第59页
    田间课堂

  • 第60页
    田间课堂

  • 第61页
    田间课堂

  • 第62页
    田间课堂

  • 第63页
    田间课堂

  • 第64页
    田间课堂

  • 第65页
    田间课堂

  • 第66页
    生活百科

  • 第67页
    生活百科

  • 第68页
    生活百科

  • 第69页
    生活百科

  • 第70页
    乡村旅游

  • 第71页
    乡村旅游

  • 第72页
    乡村旅游

  • 第73页
    乡村旅游

  • 第74页
    他山之石

  • 第75页
    他山之石

  • 第76页
    他山之石

  • 第77页
    他山之石

  • 第78页
    他山之石

  • 第79页
    他山之石

  • 第80页
    政策问答

  • 第A3页
    封三

  • 第A4页
    封底
 
标题导航
2020年8月10日出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升学宴”引发的悲剧
江西省兴国县人民法院 颜东岳
 
钟 瑾/绘

“金榜题名”一直被誉为是人生的一大喜事。鉴于此,当子女高考得中之后,父母往往要邀请亲朋好友摆宴庆贺。殊不知,现实中却有许多人因此乐极生悲,甚至还引发官司。

醉酒驾车 身陷牢狱

2019年7月初,得知复读了两年的儿子终于拿到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黄某第一时间便邀请亲朋好友到离家较近的镇上庆贺。由于黄某平时酒量不错,席间对亲朋好友的敬酒来者不拒。宴毕,黄某已吐字不清、走路摇晃,可考虑到家就在附近,遂心存侥幸驾车回家,但车辆驶出不远就被交警查获。经检测,黄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93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随即被刑事拘留。“可我并没有造成任何损害呀。”酒醒后的黄某辩解道。

点评:黄某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值得注意的是,就“追逐竞驶”尚以“情节恶劣”为要件,而就醉酒却无任何条件限制,即不管情节是否恶劣、是否造成严重后果,都应受到处罚。醉驾标准为体内酒精含量80mg/100ml,而黄某体内酒精含量超出法律标准近4倍。故虽未造成他人损害,但罪有应得。

鸣放鞭炮 致人伤残

得知儿子被一所名牌大学提前录取后,张某夫妇十分高兴,逢人便夸。随后,夫妻二人便开始为儿子操办升学宴。在办宴席过程中,为造声势,夫妻二人还燃放了大量鞭炮。不料,一个飞出的爆竹炸伤了邻居冯某的右眼。冯某被紧急送医,虽花去3万余元的医疗费用,但冯某最终还是落下八级伤残。鉴于张某夫妇不愿承担医疗费用的情况,冯某出于无奈将张某夫妇诉至法院。

点评:法院判决张某夫妇向冯某赔偿损失。《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者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者使用人的责任。”鉴于爆竹是一种易燃、易爆物品,燃放会危及人身安全,在人满为患的升学宴上燃放,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在冯某并无过错的情况下,张某夫妇放任危害发生,自然难辞其咎。

宾客醉死 难逃主责

因自小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女儿一直是孙某炫耀的资本。2018年7月,当女儿拿到一所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孙某乐得合不拢嘴,并很快确定了宴请亲朋好友为女儿庆贺的日子。见亲戚朱某一出手就是5000元的红包,孙某觉得十分长脸,特意要求丈夫必须多敬朱某几杯酒。平时根本不会喝酒的朱某碍于情面,只好疲于应付,直至手脚瘫软、喘气不匀,才被送往医院。在送医途中,朱某不幸身亡。经法医鉴定,朱某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318mg/100ml,死于急性酒精中毒。

点评:法院判决孙某夫妇赔偿朱某家属各项损失20余万元。一方面,《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而孙某夫妇虽出于好意和感激,但明知朱某不会喝酒,明知过量饮酒会损害身体健康乃至危及生命,却置后果于不顾一再劝酒,对朱某因饮酒过量而酒精中毒死亡具有主观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另一方面,《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朱某是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具备预见自身行为后果并加以控制的能力,却放任对自身控制,对导致的损害自然也应分担部分责任。

财物被盗 损失自负

2019年8月初,董某在一家酒店摆下酒宴,为考取名牌大学的儿子庆贺。虽然酒店在宴客厅张贴了醒目告示:“请顾客妥善保管好自己的私人物品,谨防偷盗。”“贵重物品请交服务台保存。”但董某并未在意。董某送完散席离场的亲朋好友后,发现自己挂在凳子上用于放红包的手提包不见了。经调看监控录像,虽发现确实有人趁现场混乱实施了盗窃,但因人头攒动无法辨认。董某遂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的“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为由,诉请法院判决酒店赔偿其5万元,但被法院驳回。

点评: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一方面,酒店已尽提示义务,而董某不仅未将包交服务台保管,甚至明知场面混乱却随意挂放。另一方面,酒店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指其提供服务的本身不应具有危险性。而董某的财物被盗,并非来自酒店提供的服务,而是来自他人盗窃,酒店的服务行为与被盗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此外,就包内的财物及其数量,只有董某一人清楚,却不能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

放大 缩小 默认